图片 7

在玩耍行当,A汉兰达手机游戏《Smart宝可梦Go》风靡全世界。10年花了3万美元,这位单亲妈妈想做一款帮助术后病人的AR游戏

来自 游戏葡萄 2018-03-29在玩耍行当,A汉兰达手机游戏《Smart宝可梦Go》风靡全世界。在玩耍行当,A汉兰达手机游戏《Smart宝可梦Go》风靡全世界。 资讯

在玩耍行当,A汉兰达手机游戏《Smart宝可梦Go》风靡全世界。Niantic与华纳兄弟合作,明年推出《哈利波特》AR手游

来自 游戏葡萄 2017-11-09在玩耍行当,A汉兰达手机游戏《Smart宝可梦Go》风靡全世界。 资讯

在玩耍行当,A汉兰达手机游戏《Smart宝可梦Go》风靡全世界。Niantic首席执行官谈AR技术,或将在《哈利波特》新手游中尝试AR语音功能

在玩耍行当,A汉兰达手机游戏《Smart宝可梦Go》风靡全世界。在玩耍行当,A汉兰达手机游戏《Smart宝可梦Go》风靡全世界。来自 游戏葡萄 2018-04-12 资讯

[ 编译自 GamesIndustry.biz ]

图片 1

在玩耍行当,A汉兰达手机游戏《Smart宝可梦Go》风靡全世界。在游戏行业,你一定听说过勇敢独立开发者抵押住房贷款,只为了制作梦想中的巨作的故事。

在玩耍行当,A汉兰达手机游戏《Smart宝可梦Go》风靡全世界。这类故事的主角通常是一个有游戏设计背景的年轻白人男性,为了做出下一款《风之旅人》或《时空幻境》,决定放弃在某家游戏公司的稳定工作。Jennifer
Kapsch的故事大不一样:过去十年,她已经为制作一款游戏耗费3万美元资金,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加拿大人Kapsch是一位58岁的单亲母亲,十年前,当她看到好友Loai Sahir
Abdulla在前交叉韧带重建手术后在走道踢球时,她萌生了制作一款游戏的念头。Kapsch也从此开始了在游戏行业的艰苦跋涉。她希望制作一款体验就像术后踢球的增强现实版本那样的移动应用——这个创作概念听似简单,要想实现却相当困难。

从表面上看,《小巷踢球》(Kick Alley
Soccer,暂译)似乎缺乏“游戏性”,不过这款应用针对一群细分用户:热爱足球但腿部有伤的人群。全世界有2.7亿名足球运动员、35亿球迷,仅在美国每年就有27万人接受前交叉韧带重建手术,所以Kapsch相信《小巷踢球》能够获得成功。

在玩耍行当,A汉兰达手机游戏《Smart宝可梦Go》风靡全世界。“我们足够谦虚,对数据的预期很低,就算在我的商业计划中也是这样。我们不会说这款游戏能够赚几百万美元,或者我们需要几百万美元。”Kapsch在接受外媒GameIndustry.biz采访时说,“过去十年我一直在做这件事,我们知道我们能成功。只要15万美元,我们就可以制作游戏的iOS和安卓版本,还能打点广告。我们对这款游戏和它对健康的益处有信心。”

在玩耍行当,A汉兰达手机游戏《Smart宝可梦Go》风靡全世界。2017年,Kapsch的一个儿子接受了第二次前交叉韧带手术,理疗医师同意他将玩《小巷踢球》作为术后恢复计划中的一部分。据Kapsch称,儿子的恢复过程明显加快,原因是在使用这款移动应用后,他开始频繁活动受伤的膝盖,同时还在久坐状态下保持了另一只腿的健康。

图片 2

随着以Fitbit等产品为代表的可穿戴技术迎来崛起,Kapsch看到了更大想象空间。她认为《小巷踢球》只是一个起点,目前已经在设计一批使用可穿戴技术的新AR应用。

在玩耍行当,A汉兰达手机游戏《Smart宝可梦Go》风靡全世界。“现阶段病人数据很少。”她说道,“医生们鼓励病人使用可穿戴设备,并让可穿戴设备连接移动设备,从而将病人数据直接传输给他们……包括体能、肌肉、氧气水平等等医疗数据。这样一来,就算病人不在身边,医生们也能够追踪他们的身体状况。”

在玩耍行当,A汉兰达手机游戏《Smart宝可梦Go》风靡全世界。在玩耍行当,A汉兰达手机游戏《Smart宝可梦Go》风靡全世界。2007年当Kapsch脑中灵光一现,想到《小巷踢球》的创作概念时,增强现实技术还相当高端,主要被用于军事行动和前沿表演艺术等领域。在当时,智能手机的硬件性能还远远不足以支持Kapsch创作她设想中的游戏,所以她只能暂时搁置,将想法记录下来标注日期,并存入了银行的一个保险箱。

2008年,随着全球金融危机来袭,Kapsch失业了。但她反而将失业视为一次机会,卖掉了住房,搬往另一个城市,进入大学学习活动策划。

“我就住在这间房子里,单亲妈妈带着两个儿子,没有工作。”Kapsch回忆说,“当时我想,我49岁了,今后该做什么呢?我得跟上时代的脚步,因为科技发展真的很快。太疯狂了。我需要像接受了所有教育,刚刚走出校园的青年们那样。”

在大学,Kapsch是她所在班级年纪最大的学生,甚至曾经面临一些年轻学生的欺凌和骚扰。

“那真是一段非常困难的旅程,但我没有退出。”她说,“在我年纪很小的时候,我的父亲就向我灌输了这种精神。父亲是一个集中营的幸存者,所以我们很早就知道无论遇到多么糟糕的情况,你都不能放弃,你必须继续前进,朝着前方的火花前进。”

恰恰是这种信念,让Kapsch内心深处重新燃起了制作《小巷踢球》的激情。科技随着时间推移不断进步,而到2011年,智能手机开始全面普及。

“当时我想,‘我不知道,我正在变老,谁会听我的呢?’”Kapsch说,“没有技术能够让我的想法得到实现,增强现实甚至还不是一个单词。”

直到那个时候,Kapsch只有一个创作游戏的想法——没有技术支持、没有资金——她不得不摸着石头过河,逐渐了解游戏行业。不过她对自己的想法很有信心,开始用卖房子和家具得到的有限资金追逐梦想。

Kapsch与合作伙伴Abdulla开始寻找能够帮助她们让这款应用变成现实的开发者。

“在大约75%的情况下,我得不到任何回复。我有问题,需要指导和建议。”她说道,“很多时候我被忽视,或者不会被对方认真对待。”

Kapsch无数次遭到拒绝。“每一次我都很难受。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站在一个悬在底部的梯子上,但梯子就在那儿,它一直都在。”Kapsch说,“所以这意味着我有很强的信念……因为我的想法出于健康的目的,我希望帮助那些受了伤,正处在手术后恢复阶段的人们。我想为他们制作一款既能带来快乐,又有健康价值的游戏。”

Kapsch的第一次突破发生在2012年,印度开发商Softnotions制作了一个粗糙的原型,来论证《小巷踢球》的概念。在当时,为了维持制作游戏所需成本,Kapsch同时打两三份工,遗憾的是增强现实技术仍然不够成熟——在将demo发布到Google
Play应用商店后,Kapsch的进度再次放缓。

直到2016年,《精灵宝可梦Go》的发布让所有人都意识到增强现实技术拥有光明前景。

图片 3

精灵宝可梦Go

“当《精灵宝可梦Go》发布时,我大哭一场,因为我心想,‘不!这不公平。’”Kapsch说,“我在很多年前就有了制作一款增强现实应用的想法,但我不是一家大公司,没有几百万美元。我是个不在硅谷的无名小卒。”

“但《精灵宝可梦Go》启发了我,让我看到我的想法是可行的。我知道只要我继续坚持下去,会有人发现我的,全世界人口几十亿,总会有人发现的。”

事实的确如此。2016年底,乌克兰开放商AVRspot与Kapsch取得联系,提议帮助她制作为游戏的iOS和安卓版本制作一个新demo——在之前的几年时间里,她已经自掏腰包2.5万美元,委托几家不同开发商为她制作游戏,却从未获得成功。

“如果你在游戏行业谈钱,这听上去也许不是一笔大钱,但这笔钱对我们来说真的很多了。”Kapsch说,“我们是穷苦家庭,卖了很多东西,做两到三份工作才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再也没有任何有价值、能够变卖的东西了。”

在制作两部Demo,《小巷踢球》对于术后病人康复的辅助作用也得到了论证之后,Kapsch距离完全实现她的愿景只剩下最后一步。不幸的是,她还需要大约15万美元,并且克服许多其他障碍。

“作为一位高龄女性,我要想在游戏行业被其他人认真对待,实在太困难了。”Kapsch说,“我甚至也很难得到其他女性的认同,因为我的想法和概念没有经过验证,花了太长时间才取得进展,他们希望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一年后,两年后会怎样?这是我需要帮助的地方。”

但Kapsch的决心似乎从未被动摇。她被邀请参加了PocketGamer
Connects和Gamesforum伦敦峰会,她对自己的创作概念仍然有信心,并致力于让想法变成现实。

“我被拒绝过很多次,但那些拒绝只是小小的挑战。”她说,“这是你必学的一课。我的父亲告诉我,每次失败都是一堂课,只有当你在经受这些挑战后积累经验,你才有可能赢得成功。永远不要放弃,继续前进。

[ 编译自 gamesindustry.biz ]

图片 4

编译 | 唐诗

在去年,AR手游《精灵宝可梦Go》风靡全球,不但吸引了海量玩家,还成了一种流行文化现象。截止到目前,《精灵宝可梦Go》总下载量已经突破7亿次,收入超过了12亿美元。

据英文科技媒体TechCrunch报道,《精灵宝可梦Go》开发商Niantic与华纳兄弟互动娱乐公司达成合作协议,采用《哈利波特》世界观制作一款叫做《哈利波特:巫师联盟》(Harry
Potter: Wizards Unite)的全新AR手游,并预计将在明年推出。

在《哈利波特:巫师联盟》的消息曝光后,Niantic和华纳兄弟发布了一份官方声明,称Niantic将与华纳兄弟游戏的旧金山工作室合作,打造让玩家“玩家探索世界各地、冒险,学习并施展魔法,发现神秘文物,并遭遇传奇生物和标志性角色”的体验。

Niantic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约翰·汉克(John
Hanke)说:“在Niantic,我们的目标是借助技术创作真实世界体验,帮助人们发现这个世界的神奇。过去二十多年里,哈利波特的故事激发了世界各地人们的想象力,而在不久后的未来,我们会将幻想转变成为增强现实,让玩家和朋友们能够成为巫师和巫婆。”

[ 编译自 GamesBeat ]

图片 5

当Niantic首席执行官约翰·汉克(John
Hanke)在2018年GamesBeat峰会上谈论增强现实技术时,人们很容易联想到已故英国科幻小说家亚瑟·查尔斯·克拉克爵士的一句名言:“任何足够先进的技术,都与魔法无异。”

但为了让科技达到与魔法无异的水平,试验很有必要——在汉克看来,游戏就是一个完美的试验场。

“游戏的伟大之处在于,对于具有开创性的新技术,玩家们愿意忍受技术方面的些许小故障和不完善的地方。因此,我们可以通过游戏,真正推动这些新技术走向前沿。”汉克说道。

汉克称他喜欢克拉克和斯蒂芬·金等作家,不过威廉·吉布森和尼尔·斯蒂芬森对他的影响最大——俩人都认为在未来,科技将成为与社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图片 6

作为首批展示AR游戏潜力的游戏作品之一,Niantic制作的《精灵宝可梦Go》自2016年夏季推出至今,全球累计下载量超过7.52亿次,总收入超过了12亿美元。汉克认为,社交玩法是“游戏的核心”,《精灵宝可梦Go》的玩家们会走上城市街头,共同捕捉AR精灵。

“我们正在研究怎样让它变得更有沉浸性,怎样支持更多人在公共场合分享体验。”汉克说,“所以我们对AR云的概念进行大力投资,目标是让人们能够在公共场合分享高精度、高保真度的增强现实视图。我对在未来实现这种玩法体验感到非常兴奋。”

从某种意义上讲,汉克与Improbable首席创意官比尔·罗普(Bill
Roper)的想法有相似之处,后者曾声称计算机科学能够让开发商在大型网游中的设计能力得到提升——通过在云端解决技术问题,AR游戏将带来新的想象空间。

汉克称增强现实是一个广泛的概念,但许多人只关注这项技术在视觉方面的运用;他认为在未来,目前还没有多少公司关注的基于音频和语音的AR也会有发展空间。

“人们对AR技术有一种普遍的误解,那就是觉得它只能让视觉效果得到增强。”汉克说道,“我认为AR的潜力比这大得多,在未来,当我们使用AR时,甚至有可能不再将视觉效果视为最重要的元素。”

图片 7

《精灵宝可梦Go》推动基于位置的AR游戏成为主流。对Niantic来说,这家公司也许会在制作新的哈利波特AR手游(《哈利波特:巫师联盟》(Harry
Potter: Wizards
Unite))时尝试设计基于语音的AR功能。毕竟,绝大多数哈利波特粉丝都已经知道“悬浮咒”(wingardium
leviosa)的正确拼读方式。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