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苹果和谷歌是否应该为手游曝光率负责?

2013年12月04日 来源:搞趣网 作者:ct 搞趣网官方微博

图片 1

上个周,来自148App的Carter
Dotson在自己的专栏召集了很多业内人士对游戏曝光率的问题进行了专题讨论,尽管Dotson承认他对苹果和谷歌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感到失望,但他还指出,其实这两家公司并不应该被指责,因为他们自己的App
Store和Google Play都运行的非常好,没有什么理由让他们发生重大改变。

“然而,我们难以接受的现实是,iOS和Android在没有苹果和谷歌努力的情况下,所提供的内容对于消费者来说仍然是有保障的,不管怎么说,人们的下载量都在越来越快的增长”,Dotson说。

“所以,开发商们应该停止对于应用曝光率的抱怨,苹果和谷歌其实并不欠我们什么,是你们决定要进入他们的平台,所以在平台的表现,更多的还是取决于开发商自己”。

所以海外网站对多个业内专家进行了提问:苹果和谷歌对于确保自己平台好游戏曝光率的责任有多大?

来自Applifier的Oscar
Clark说,“我关注这个问题有一段时间了,应用商店并不负责为开发商销售游戏,他们要做的是在自己平台的内容能够让消费者满意。其实我认为这两家平台在自己的领域做的非常不错,开发商们应该为自己游戏的曝光率负责”。

平台提供商的压力是非常大的,他们的专业程度应该受到表扬,而且他们并没有停留在原地,我们经常可以听到苹果和Android团队尝试优化曝光率算法来阻止刷榜等作弊行为。

苹果对于排名标准的调整是非常值得其他平台借鉴的,谷歌的Trending
Chart也非常实用,这些计算的通常是新获得的下载,而非按照下载总量排名。

然而,付费、免费和收入前十名在过去数十个月里保持的基本上非常稳定,也就是说,排行榜里的游戏,都是非常熟悉的名字。问题是平台上的内容实在太多,而很多用户都不会耐心把榜单看到最后,你能做的就是尽量把自己的游戏放在首页,但似乎每个开发商都会这么想。

据Applifier在2月份的调查显示,首页和网站推广占曝光率影响力的35.7%,不论是在App
Store还是Google
Play。社交分享占曝光率的37.2%,而且70%的受调查者称社交因素是重要的影响原因之一。

广告的影响力只有12%,所以我们现在意识到投入大量的钱做推广进入前十名已经不再那么有价值了。

作为开发商,我们有责任做最好的游戏,为游戏做最好的推广,不仅是在应用商店,还应该使用各种交流方式进行推广,当然,也必须包括我们展现品牌的方式以及游戏运营方式。

在我们做游戏的时候需要有一个综合计划来给创造自己一个最佳的机会。

而来自TinyCo公司的Will Luton说,苹果和谷歌能为我们再做点什么呢?你到App
Store就可以看到各种应用,排行榜,推荐,列表,各种各样的游戏和一个用,苹果和谷歌为玩家们展现了大量的内容。

人们所说的曝光率问题,只是他们自己游戏的曝光率问题,但这两个平台有太多的应用和游戏,玩家们不可能全部看到。App
Store并不完美,但曝光率的责任更多是在应用发行商的身上,抱怨再多也只是徒劳,我们应该做的是找到解决方案。

Oscar
Clark说,“如果你的游戏还不成功,我认为排行榜对于游戏曝光率来说并不是理想的帮助方式,花很多钱购买排行榜是不可持续的得不偿失,如果你非要占据销售排行榜,那最好是在Google
Trending榜或者本周游戏榜”。

开发商需要做的,并不是颠覆现有的曝光率方式,而是为自己的游戏寻找更多找到合适用户的机会。

文中图片引用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予以删除

恶意软件作恶事件频发,让一贯实施宽松监管政策的谷歌按捺不住了。
  日前,谷歌向外界宣布,将对谷歌应用商店Google
Play实施新的政策,对应用开发及推广政策的等方面进行大幅调整,希望通过强力整顿,一改Google
Play杂乱无序、野蛮生长之局面。
  据谷歌透露,公司将围绕”开发人员应用政策”作出调整,而支付政策、应用命名、隐私安全等均属于调整范畴。谷歌管理团队警告开发人员,对于违反新规定的应用,公司将会给予30天的豁免期,逾期未作出修改的,谷歌将有权拒绝发布该应用。
  随着Google
Play的快速发展,一些恶意软件也乘虚而入,严重侵害了用户的利益。现在,谷歌竖起正义之刀,砍向恶意软件。
  在去年短短的4个月时间内,出现在谷歌应用商店中的恶意软件数量增长了472%。
  恶意软件肆虐
  2008年8月诞生的谷歌应用商店–Android
Market给谷歌带来了与苹果一战的勇气,但令它意想不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
  成立之初,谷歌为了区别与苹果iOS操作系统,也仿照苹果的App
Store应用商店成立了自己的Android
Market.如何在短时间内让用户了解,获得消费者的青睐?谷歌剑走偏锋,采取了与苹果相左的做法–与前者严格的审查程序相比,谷歌的预审机制几乎可以忽略。
  谷歌的做法是,应用商店中的应用是否应该被清除的选择权在于用户反映。如果某一个应用被用户群起投诉,谷歌才会去查看。而在以严格着称的App
Store,任何应用的上架都要屈服于苹果威严的审核法则,再经过苹果专门的团队筛滤。乔布斯曾经对此调侃道,如果你想看色情内容,请购买一部Android手机。
  但这一做法却让谷歌迅速崛起,其增长速度令人瞠目结舌。在今年举行的谷歌全球开发者大会上,谷歌宣布应用商店中的各种应用数量达到60万个,与苹果应用商店的65万个应用数量十分接近,大有赶超苹果App
Store之势。
  对于谷歌的这一成绩,业内将其归功于谷歌对开发者发布应用的宽松政策。”谷歌目的是先把应用程序数量冲上去,有点像BBS论坛的灌水。这一策略让谷歌成功了,过去一年的爆发式增长印证了这一现象。”有互联网分析师说,”但成长的代价是,谷歌应用商店中潜藏的恶意软件让用户深感痛绝。”
  7月12日,赛门铁克曾就谷歌应用商店的安全问题发布预警,声称Google
Play应用商店中的一个Android恶意软件,伪装成《超级马里奥兄弟》和《侠盗猎车手3:罪恶都市》等游戏应用来骗取用户下载。据了解,这个恶意软件可以劫持用户手机来发送高价短信,它于6月24日被人上传至Google
Play,已有10万名用户中招。
  而安全公司Trend
Micro统计发现,Android恶意软件正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其年初调查时发现Android平台上存在约5000个恶意应用程序。半年过去后,这数字上升至20000个,增长了4倍。预计到今年第四季度,数据将增长至130000个。
  Trend
Micro的调查显示,有很多恶意应用被下载超过700,000次,这才引起谷歌警惕,并予以删除。有人指责是谷歌”无能”,才让恶意软件肆虐。
  Trend Micro安全研究与通讯部门负责人Rik
Ferguson称:”如果谷歌不以此为警惕,一个可怕的现实是Android平台恶意软件肆虐情况将持续蔓延。”
  严厉整顿
  对应用商店寄予厚望的谷歌,不希望成长起来的果实被恶意软件吞噬。一场整顿风暴也就此拉开。
  事实上,谷歌对应用商店中的恶意软件并不手软。从去年开始,Android开发者社区的会员就发现,Android
Market已开始对应用程序有取缔行为,只是动作低调,在悄悄进行,才未能让外界知悉更多的消息。
  事实证明,这一整顿方式并不奏效。据Juniper
Networks公布的调研数据显示,去年7月至11月,出现在Android
Market上的恶意软件数量增长了472%.谷歌只能另谋他法。于是在今年2月,它为应用商店添加了一个名为”保镖”(Bouncer)的全新安全防护措施,它可以对应用程序进行扫描,以查找恶意软件。
  对此,谷歌副总裁希罗什·洛克海默尔表示,这项技术可以自动扫描新应用和现有应用,以及应用开发者的账户,但”不会破坏应用商店的用户体验或要求开发者提交应用批准程序”.
  据他介绍,保镖的工作方式是一旦有应用上传,它会立即根据已知的恶意软件、间谍软件、木马病毒启动分析。此外,它还可以根据软件的运行路径,确定该应用是否具有不当之处,并与此前分析过的应用进行对比,查找潜在的危险因素。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今年曾造成10万人中招的恶意软件Android.Dropdialer,它就成功地躲开了谷歌保镖的巡查。它的做法是采用分阶段载荷的方式,这是黑客研究出来的避开谷歌自动扫描工具保镖检测的技术。
  赛门铁克研究员Irfan
Asrar介绍说,恶意软件采用这个方法的好处是,能排除用户安装时可能出现的警报,其次是较小的恶意代码碎片能更容易地被注入其他应用并自我隐藏。最后的结果证明,恶意软件成功了–它成功在Google
Play中存活两个多星期。
  怎样才能遏制恶意软件的最低存活期?经过数次较量后,谷歌终于生气了,决定对先前实行的政策进行调整,从根本上维护应用商店的干净。据谷歌出台的新政策,以后所有与Ggoogle
Play应用程序相关的交易,无论是下载应用或者是应用内消费,都必须使用谷歌自己的支付系统。
  此外,在Android应用商店发布的应用,如果未获得其他公司或组织的授权,开发者不得在应用中谎称已经获得授权。开发者在发布新应用时,使用的名称与图标也不能与现有产品相似,以避免产生混淆。
  在隐私安全方面,谷歌要求开发者发布的应用程序不得传播任何病毒、恶意软件或其他可能带来安全隐患的内容。谷歌同时规定,重复内容、具有欺骗性的产品介绍、虚假评级或自动工具制作等应用程序均属于垃圾邮件,对于这类应用程序,Android应用商店将拒绝接收。
  如此严厉的整顿,对于一向坚持开放的谷歌来说尚是首次。
  狙击苹果
  谷歌调整应用商店的政策,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控制Android应用商店中的应用程序,并提高应用质量,提高与苹果的竞争力。
  虽然谷歌应用数量上升速度快,但由于应用缺乏质量,以及盗版泛滥,其在营收上与苹果、亚马逊应用商店相比,明显处于弱势。在今年召开的谷歌全球开发者大会上,游戏开发商Madfinger当众宣布,因盗版严重,公司不得不将旗下枪战游戏《Dead
Trigger》Android版本的售价从原本的0.99美元变为免费。据多家厂商披露的数字证实,Android的盗版情况不容乐观,许多应用的盗版率甚至达到90%!
  应用程序开发商赚不到钱,也意味着谷歌赚不到钱。去年2月,IHS
Screen Digest发布了一组数据显示:2010年,运行在Android
Market的付费应用为谷歌带来1.02亿美元,同年运行在App
Store的付费应用程序则为苹果带来17.82亿美元。
  来自美国的移动分析公司Flurry曾对苹果、亚马逊、谷歌三大应用商店的一系列顶级应用进行调查,发现苹果App
Store应用商店的单位用户营收是谷歌Google Play的5倍。
  Flurry将苹果iTunes应用商店的营收设置为100%,然后再拿它和亚马逊、谷歌的应用商店作对比。结果显示,亚马逊应用商店的营收相当于苹果应用商店营收的89%,谷歌应用商店则为苹果的23%.通俗理解的话,如果苹果每个iOS应用营收为1美元,那么亚马逊应用就将获得89美分的营收,Google
Play获得23美分营收。
  导致谷歌处于下风的关键就在于其应用商店的环境,这也是谷歌此次强力整顿的原因所在。它的目的在于遏制Google
Play失控的局面,树立良好的口碑形象,在现有的基础上吸引更多优秀开发者的入驻。
  事实上,谷歌为了与苹果对抗,在今年3月还进行了一项调整,它将谷歌音乐、谷歌视频、谷歌图书、Android应用商店全面整合,统一命名为Google
Play.现在,Google
Play涵盖了应用程序、电影、音乐、电子书等所有可下载内容。目前,Google
Play里有超过2万首音乐,超过60万个Android应用和游戏,是全球最大的电子书市场。
  谷歌不断扩展Android
Market上的商品种类,将电子书、音乐和视频都添加进来,瞄准对手苹果和亚马逊。而现在,谷歌针对应用商店展开的大动作,目标更是直指苹果。尤其是在其应用数量即将与苹果持平的情况下,谷歌与苹果叫板的欲望也就更强烈。
  谷歌能否胜出很难预测,但它正朝苹果扣响扳机

美国市场研究机构Canalys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在上个月的头20天内,苹果应用商店App
Store和谷歌应用商店Google
Play平台上50%的应用销售收入流进了25家开发商的腰包。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与当年发生在美国的淘金热一样,在移动应用开发热潮中,也只有少部分开发商能够赚得盆满钵盈,如今这一印象得到了数据的佐证。Canalys数据显示,在这段时间内,这25家开发商一共获得了6000万美元的应用销售收入。除了提供在线音乐服务的潘多拉电台外,其他24位所开发的最卖座的应用都是游戏。这些开发商包括Zynga、EA、迪斯尼、Kabam、Rovio等。Canalys还指出,在这段时间内,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平台TOP
300付费应用排行榜上,游戏应用分别为145个和116个。而在这两个平台的TOP
300免费应用排行榜中,游戏应用的个数也分别占到了94个和110个。这样看来,那些非游戏应用的开发商想要自己的应用被广泛关注并获得好的收益,注定要与游戏类应用打一场攻坚战。Canalys高级分析师蒂姆•谢菲德(Tim
Shepherd)表示:引用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平台上开发应用,“可发现性”是一大挑战,因为这两个平台现已汇集了海量的应用。大量流行游戏应用淹没了其它优质的应用,使它们得不到应得的关注。现实的情况是,游戏应用不仅数量多,而且创收能力强。如果说这些游戏开发商的成功真有什么值得借鉴的话,Canalys认为那无疑是他们的推广方法。通常,一个流行的游戏应用会有好几个推广名称,以获取更多的曝光率,便于被用户找到。例如,Rovio公司的《愤怒的小鸟》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平台上就有好几个不尽相同的推广名称。对那些没有排进TOP
300应用榜单的游戏应用开发商来说,情况会更糟。“马太效应”会让排名前25位的开发商所开发的应用得到更多的关注和下载。再加之节日促销和捆绑销售等方式,他们的排名和收入只会越来越好,移动应用的收入分配将越来越集中。另一家研究机构ABI最近的报告显示,到2012年底,全球移动应用的销售收入将突破300亿美元。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